郑成功和施琅都收复过台湾,厦门为何只有郑成功的雕像而没有施琅?

 国产航母     |      2020-05-08 07:45

问题:郑成功和施琅都收复过台湾,厦门为何只有郑成功的雕像而没有施琅?

郑成功和施琅都收复过台湾,厦门为何只有郑成功的雕像而没有施琅?。揭秘郑成功施琅之间的恩怨情仇

回答:

郑成功与施琅一个从荷兰殖民者手中收复台湾,施琅则从郑氏手中把台湾收归到祖国的怀抱中,两个都是收复台湾的大英雄,都为祖国的统一做出了重要贡献。然而这两个英雄从惺惺相惜到分道扬镳最后到反目成仇的恩怨纠葛,夹杂着郑、施两家四代人的爱恨情仇,实在令人唏嘘不已。

凭什么是郑成功,而不是施琅?图片 1

图片 2

且不论郑与施个人家国情感的影响,只要看厦门这座小岛与他们的关系便可知。

施琅是福建晋江人,算是郑成功的福建老乡,年轻时因贫困所迫入海为海盗,后来被招如同为海盗的郑芝龙麾下,施琅英勇善战又聪明过人,很快就在郑芝龙的军队里脱颖而出,又因为是郑芝龙同乡的缘故,很快就成为郑芝龙的贴身侍卫,深受郑芝龙的信任,是郑芝龙的心腹大将。

众所周知,厦门原本是泉州府同安县下辖的一个小岛,从泉州的本位角度看,厦门属于边境化外之地。

清朝顺治三年,清军南下至福建,南明小朝廷不堪一击,郑芝龙轻信清廷许诺的荣华富贵,不顾郑成功苦谏,率领施琅等亲信五百人投降清朝。不料一到北京即被软禁,施琅等人也被安排到军营南下镇压反清势力。施琅本就对郑芝龙的不义行为不满,加上此时郑成功正在厦门等地招兵买马,反抗清朝,施琅便在郑成功的邀请下加入郑成功的队伍。

更“可恶”的是厦门岛竟然是因为扼守九龙江口,守护漳州门户而存在,换作人情的说法,算是“吃里扒外”。图片 3

施琅此后在郑成功麾下屡立奇功,立下汗马功劳,郑成功的很多排兵布阵都出自施琅之手,施琅的军事才能得到充分发挥,也一心一意效力郑成功。不料郑成功生性多疑,担心功高盖主,加上施琅是一介武夫,不懂政治,又脾气暴躁,与其他官兵的关系并不融洽。那些妒忌施琅的将军趁机向郑成功进谗言,说施琅欲取代郑成功的位置,引起郑成功的忌惮。两人矛盾日益加深。终于在“曾德事件”中爆发,郑成功下令将施琅父亲、叔叔、弟弟逮捕,用计将施琅引诱到郑成功军营中囚禁,不料被施琅逃脱,郑成功认为这是施琅想要反叛的信号,下令刺杀施琅,计划失败后竟一气之下将施琅的亲属全部杀害,从此郑成功与施琅的关系彻底恶化,再也无法在台湾郑成功的军队中立足。他只好趁夜逃到大陆,投降清朝。此时康熙帝早已听闻“海霹雳”施琅的大名,大喜过望,立即将施琅收入旗下,委以重任。

因而厦门在泉州治下一直不受重视,地理上的优势又使得她跃跃欲试想要出头。

郑成功去世后,台湾的郑氏子孙早已没有了反清复明,收复大陆的雄心壮志,他们偏安一隅,做起了土皇帝。康熙帝多次派使臣与台湾的郑经谈判,希望能和平收复台湾,可是郑经却不想做大清子民,一直把谈判当做缓兵之计,企图把台湾从祖国分裂出去,康熙帝终于忍无可忍,决定武力收复台湾。

机会从大明王朝开始,江夏侯移泉州永宁卫部分海防力量在厦门岛西部、九龙江口东岸设置厦门城,俗称中左所。后不久,原九龙江海防中心的浯屿水寨内迁厦门,厦门正式成为漳州月港的第一道官军监护力量,也开始参与了海上东西洋贸易。

康熙二十年,长期主政台湾的郑经去世。郑氏诸子争位,郑氏政权陷入内讧之中。最终郑克塽即位,但是很不得人心。康熙帝趁机启用施琅,在大臣李光地、姚启圣的帮助下率领福建水师,东征台湾。施琅长期在海上作战,对海上风向,潮汐等非常熟悉,经过充分准备,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就一举歼灭了郑氏精锐部队,打开了台湾岛的门户,郑克塽不得不宣告无条件归顺大清。

如果历史继续如此进行下去,厦门早晚会和月港一起独立设县。然而倭寇来了,一切的努力全部归零,而郑成功便成了让厦门突显的那股唯一、最后的力量与希望。

尤其值得称赞的是,施琅以大局为重,不仅没有为报杀父之仇而滥杀无辜,没有杀掉前来投降的郑克塽等郑氏族人,而且还到郑成功庙祭拜,肯定了郑成功从荷兰人手中收复台湾的壮举和开发台湾的贡献,同时厚待郑军将领,录用郑军中有才能的官员。施琅的宽容大度,以德报怨,以仁化仇,获得了台湾人心。

历史就是这么喜欢开玩笑和捉弄人。

此后施琅一直驻守福建,并得到康熙帝的重用和百姓的拥戴,康熙特准在澎湖大山屿妈宫城内及台南城内样仔林街建生祠,称为“施将军祠”。死后葬于福建惠安。今天在福建晋江市施琅纪念馆中,有这样一副对联:“平台千古,复台千古;郑氏一人,施氏一人。”准确地概括了施琅与郑成功的丰功伟绩。他们同为民族英雄,同样得到人们的敬佩。

郑芝龙降清后,郑成功收拾残余力量重新组织武装继续与满清周旋抗争,而基地便是厦门、金门和东山等海岛,厦门成为南明王朝东南行政与军事中心,名曰“思明州”。

一代民族英雄郑成功不仅是个勇敢善战的大将军,更是文武双全的奇才,他在戎马倥惚的军事生涯中写下了很多诗篇,大部分是他对战争形势的分析以及对自己人生目标的明志,有些读起来朗朗上口,至今流传。现摘录如下:

在厦门,郑军留下的各种遗迹,如厦大的“演武场”、鼓浪屿的“水操台”、万石岩“杀郑联处”等,几乎都是厦门仅有的最古历史遗存。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此外,厦门时期,郑家军创造了使厦门彪炳史册的大事件,如北上攻打南京的壮举、拥立南明皇帝的忠贞,以及打降荷兰收复台湾的民族之光,甚至在周边与清军拉锯战时,民间盛传顺治帝便是死于郑成功的炮下(以致隔年郑芝龙便被康熙杀死)。

出师讨满夷自瓜州至金陵:

如此紧密的厦门与郑成功关系,厦门必然会将郑推到高位,这也是厦门别于漳泉的最大特色。

缟素临江誓灭胡,雄师十万气吞吴。试看天堑投鞭渡,不信中原不姓朱。

至于施琅,在攻打台湾时当然也是从厦门出发,只是同样的历史重复两次,后一次是要落寞许多的。

这首诗将满清统治者比喻为“衣冠禽兽”,表达了对清朝统治者杀害郑成功父亲全家以及灭亡明朝的国仇家恨,这个强烈的愤恨之情跃然纸上,令人印象深刻。

施琅在厦门的遗留,大概仅限于“将军祠”这个地名了,当时当地留有施琅的生祠,后来毁于厦门小刀会起义,原因无非是反清复明驱除鞑虏,打倒汉奸之类。

开辟荆榛逐荷夷,十年始克复先基。田横尚有三干客,茹苦间关不忍离。

男子汉建功立业方式有多种,如郑成功至始至终坚守国姓爷的民族大义,而施琅审时度势功成名是否就也任由后人评述。这也刚好从个人的家国情感上侧面让郑成功突显的一个证据。

收复台湾不仅是关乎祖国统一的千秋大业,对于郑成功来说也有着特殊的意义。台湾岛是郑成功父亲早年屯粮的地方,郑芝龙还曾从福建老家招募老百姓移民台湾岛开垦荒地,后来台湾岛被荷兰殖民者占领,郑芝龙不得不退回大陆,归顺明朝。因此郑成功去收复台湾便是“复先基”的事,因为他把台湾看作是祖宗之地,他以田横的故事激励将士要与台湾百姓同甘共苦,共同抗战,坚决把荷兰殖民者赶出中国。

回答:

此外郑成功留下了不少诗篇,有点还很有文采。由于郑成功出生在日本的关系,日本人对郑成功也怀有很深的敬仰之情,明治维新时期日本形成了一股“国姓爷文学热”,出现了大量称赞郑成功的诗作,所以今天我们才能从更多侧面来了解他,走近他,才能更好地传承他的爱国精神。

职权不同!郑成功是王,施琅是将。在收复台湾这件事上面郑成功是主导策划人,而施琅只是执行策划之人。也就是说,郑成功可以把自己大名签上去就行了,施琅还得找领导签字,签字的对象就是康熙。

纵观郑成功家族的历史,就是一部明亡清兴,朝代更迭的大历史下的缩影。研究郑成功家族的历史不仅能让后人了解民族英雄郑成功传奇的一生,更为那段血雨腥风的历史提供了丰富的史料,郑成功家族的悲剧也是整个时代悲剧的缩影。

其次是动机不同。很多人把郑成功收复台湾看成是郑成功自己想要割据一方那就大错特错了。实际上郑成功收复台湾是因为当时的荷兰海军经常会袭扰我沿海地区,当时有四艘荷兰军舰经常进攻我沿海地区掠夺杀戮我沿海兵民,所以郑成功才下定了决心要拔除荷兰在台湾的这个据点,这也是他伟大的地方。郑成功收复台湾是得到所有人认可的,包括当时清朝政权也是默认支持郑成功,清政府在这个时候并没有夹击郑成功就可以看出来。而施琅打郑经郑克爽一个是跟郑家有仇想报,一个是服从上级命令,远远扯不上高大上。

图片 8

最后是角色不同。施琅本身是郑将,他不仅背叛了明郑势力还投降了清朝成为清朝的海军大臣,换着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变节投敌。而他带领清军反过来进攻明郑势力则有那么点皇协军汉奸的味道。

郑成功的父亲郑芝龙的人生经历非常传奇。他是那个时代中国人欧化的先锋人物,早在澳门时,为了方便与荷兰人做生意,他便学会了荷兰语,还皈依天主教,这在同时代的中国人中是不可想象的。郑芝龙先是在海上经商,可是明朝末年海盗横行,朝廷无力围剿,郑芝龙的商船常常遭到海盗袭击,所以他干脆也落草为寇,并且有计谋兼并了其他海盗,成为闻名南洋的大海盗。郑芝龙同时利用他的语言优势与盘踞在台湾的荷兰东印度公司做生意,展开竞争,掌控东西洋的贸易通道,取得了制海权。这在荷兰东印度公司的档案中都有所记载,可见当时郑芝龙的影响之大。

回答:

可惜郑芝龙天生就是个投机分子,在明亡清兴之际,他选择投降清朝,带着家眷北上,与郑成功决裂。后来被清廷全部杀害,北京的郑氏无一幸免。

相信很多人第一次知道施琅将军都是通过《鹿鼎记》了解的,那一个为了指挥攻占台湾报仇而给韦小宝送了一个大金碗的海军大将,是很多人对于施琅的第一印象。其实跟郑成功一样,施琅攻陷台湾郑氏,也是维护了祖国统一的表现。但是即便如此,施琅的知名度却远远低于郑成功,甚至在两人出兵攻台的大本营厦门,至今就只有郑成功的雕像,而没有施琅的雕像。

而郑成功退居台湾后,不久病逝,后来他的孙子郑克爽投降清廷,郑氏一家惨遭灭门。不过近来经日本学者考证,郑氏后人尚在人间。原来就在郑克爽投降清朝之际,明朝宗室宁靖王听到消息后,写下了“风来竹有声”五个字,送给好友郑宽,要他赶快逃亡。于是郑宽与次子往北逃窜,从此过上隐姓埋名的日子。

图片 9

如今郑子香老人早已去世,他的儿子——郑氏第九代郑守让也已经年逾九旬,是台湾有名的鱼类专家,他曾经拜日本的木村重教授为师,而木村重是相当有分量的学者,只收过三个学生。郑氏家族的祖先郑成功出生在日本,而郑氏家族的后人又与日本天皇成为同窗好友,不禁让人惊叹历史的巧合。

施琅之所以名气不及郑成功,其主要原因无非有两点:

郑成功当年为什么要和老爸决裂

其一,两人的立场。在明末清初的那段时间,大部分老百姓还是认为自己的朱明王朝的子民。而当时的郑成功是被南明皇帝册封的“国姓爷”,是延平郡王。郑成功本人也丝毫没有做出对不起南明政权的事情,在被清兵围困闽南的时候,郑成功将目光转移到了隔海相望的台湾。

众所周知,民族英雄郑成功一生戎马,先是抗清复明,后抗击荷兰侵略者收复台湾,立下赫赫战功,彪炳千秋。但是郑成功一生中却有一段不可回避的耻辱——那便是与老爸郑芝龙的决裂。

此时的台湾正好被荷兰人占领,一方面为了寻找新的割据地,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台湾重新回到祖国的怀抱。所以郑成功此时收复台湾是顺应民心、深得民心的,即便是当时的顺治皇帝也支持郑成功的做法。两人虽然是敌人,但是却秉承着“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的原则,互不攻击。

图片 10

图片 11

郑成功的父亲郑芝龙是海盗出身,本就是个趋利避害的人,十足的投机主义者。郑芝龙很有经商头脑,早年在海上经商,从事贸易,积累了大量财富。可是他嫌经商来钱太慢,索性做了海盗,趁着明朝末年朝廷腐败,无暇顾及东南沿海的海防,大肆劫掠商船,并建立了自己的私人武装,慢慢的在东南沿海一带有了名声大震。郑成功便是出生在日本的侨民,他的母亲也是日本人,不过郑成功从来都自认为是中国人,也就是大明臣民。

相比较于郑成功的立场,施琅的立场显得不得民心。施琅本是台湾郑氏旗下的一员猛将,后来因为政治原因,被迫离台,家人也因此被波及。离开台湾的施琅投靠了清廷,为了给家人报仇,施琅时刻想着率兵攻陷台湾。康熙平定三藩之乱后,重要腾出手派出施琅攻打台湾。在施琅的带领下,台湾被攻陷,再一次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郑成功七岁那年郑芝龙接受大明朝廷诏安,归顺大明,郑成功回到故乡福建泉州读书,开始接受儒家传统教育。有一次郑芝龙带着郑成功觐见偏安福建的南明皇帝隆庆帝,一见如故,皇帝很欣赏他,赐名“成功”,把北上抗清收复江山的重担寄希望于这个年轻人身上,希望能一举成功。不过此时掌握兵权的父亲郑芝龙却并不想北伐,他认为大明气数已尽,识时务者为俊杰,投降清朝,希望清政府能给他升官发财,可惜终究是黄粱一梦,不仅导致南明政权灭亡,自己晚节不保,还最终被清王朝杀害,沦为千古罪人。

虽然功绩是一样的,但是却因为立场问题而造成了知名度的差距。

相比父亲郑芝龙的利令智昏,执迷不悟,贪图富贵,从小接受儒家正统教育的郑成功根本不能接受,他认为忠臣不事二主,既然归顺了大明,又怎么能效忠异族呢。何况常言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堂堂大汉子民怎么能效忠满清朝廷呢。郑成功因此多次写信一投降清朝的父亲,劝他看清形势,回头是岸。可惜郑芝龙根本听不进去,他这个投机主义者根本没有立场可言,什么民族大义在他眼里远远不如金银财宝真实,他不仅拒绝了郑成功的劝说,还把全家人都带去北边彻底头像了清朝,郑成功成为孤家寡人,彻底与父亲决裂。

图片 12

清政府知道郑成功非池中之物,有大将之才,多次以高官厚禄企图招安他,郑成功都不为所动,坚持抗清。后来清政府让郑芝龙和郑成功的弟弟写信给他,劝降郑成功,郑成功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他知道此生注定要与父亲与家庭走上不同的道理,自古忠孝不能两全,郑成功忍痛发布与父亲断绝关系的声明,毅然决然走上抗清之路。清政府恨透了他,不仅杀害了投降的郑芝龙和郑芝龙全家,还在攻打郑成功老家福建泉州时奸污了郑成功的日本母亲,导致郑成功母亲自杀,郑成功把母亲的遗体剖开将里面的肠子清洗干净,表示一生清清白白,不受屈辱,表明了自己坚定的抗清决心。

除了立场因素之外,攻打的对象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郑成功攻打的对象是荷兰人,正儿八经的外敌,施琅攻打的是汉人同胞。一个外战,一个内战,两者的意义相差甚远。

此后,郑成功率领军队与大清战斗,尽管屡战屡败,他从不放弃,也从不言败。后来在清朝军队的围剿下,大陆已经没有他的立足之地。郑成功的军队元气大伤,只剩下残兵败将,何去何从,郑成功面临重大抉择。经过认真思考,郑成功决定渡海从荷兰人手中收复台湾,作为抗清复明的反攻基地,并且经营台湾,为维护中华民族的统一,为台湾的开发做出了重大贡献,不愧为民族英雄。

此外就像鲁迅说的那样:“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很令人佩服的,不是勇士谁敢去吃它呢?”也正是如此人们往往只记得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着名的民族英雄郑成功,一生颇具颇具传奇色彩,他出生在日本,母亲是日本人,却为了反清复明不惜与父亲郑芝龙断绝父子关系,后来又从荷兰人手中收复了宝岛台湾,维护了祖国的统一。不料却在台湾光复不久就染病离世,他的儿子郑经沿袭延平王的爵位,却把台湾当做郑氏家族的私人财产,让台湾与大陆事实上处于分裂状态,康熙帝几次与郑经和谈,都无果而终。

图片 13

图片 14

顺便一提,为何厦门只有郑成功的雕像,而没有施琅的雕像。除了两人的知名相差甚远之外,两个的家乡也是他们在厦门获得悬殊地位的原因。虽然两个人都是福建泉州人,但是郑成功的家乡在泉州下辖的南安市石井镇,石井镇紧挨这厦门,从风土人情上当地居民对厦门的认同远超过对泉州的认同,厦门人也很乐意将郑成功看成是“厦门人”。而施琅是泉州下辖的晋江龙湖镇人士,与泉州的渊源更深,厦门人看施琅更像是在看一个外人,自认而然不会为一个外人立像。

郑经死后,大权旁落,康熙帝认为时机已到,终于发动了攻占台湾的渡海作战,并把郑克爽在内的郑氏族人杀害殆尽,迫使郑氏后人不得不隐姓埋名,过上逃亡的日子。郑成功家族的历史与中国的大历史息息相关,其中的曲折恰恰反映了时代的动荡。